宽,就是承载无限的窄

清明时节雨纷纷。今天是清明节,也依稀的下着毛毛细雨,路旁的积水上轻轻的被点点雨滴泛起波纹。这场雨将初夏的点点燥热抹去,这场雨将还未穿上厚衣服弄的小孩寒战不断,这场雨也将尘封的往事洗去浮尘。

日记是什么东西?在小学时代就是流水账,每天千篇一律,不知道写什么。在中学,准确说是初二才意识到应该写什么来记录一下思想什么的,但是越来越懒了,就没去写。我觉得丢失了一种在小学的习惯或说是一种意识,一种把事件看得简单,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意识,认定了就要去做的意识。

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,除了蒋中正去世和清明节就没什么特别的了。为什么我能静下心来写这个?

还记得小学的时光,那段看似愚蠢的但又不感愚蠢的时间。有一个仅次于班长,不,她比那时的班长还要好的女孩,今天她生日。在小学我与她没有什么关系,但她又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呵护我,照顾我。但那时我没有在意,就好像她就应该照顾你似的,似乎我与她发生了什么矛盾但都记不得了,也无从查找,这是我写日记的第一个直接原因:想借此回忆往事。

她生日,我又和她不熟,按我的风格说一个生日快乐就足够了,但她的签名和我口味就点开看看,看了看她公开写的日记或说是随想,很有文笔,学霸等级,与我室友很像但缺一点东西,我室友的一种深刻。但很和我口味,我想了想能不能自己也写呢,人总是这样别人有的自己也想得到。这就是我的二个直接原因。

我希望能这里的宽来承载来承载无数的窄,无数的点点滴滴。

正在加载中(长时间没反应请搭梯子)
目录